蘇北北

启邪小段子(五)

吴邪消失了,再也不会出现了。

齐铁嘴和二月红原以为张启山会崩溃,就算不崩溃也会像失魂一样,毕竟他们爱的那么深,可是张启山却像个没事的人一样,该干嘛干嘛,好像吴邪不曾离开。

他们只知道张启山在吴邪离开后变得珍惜生命了。

张启山对自己更好了。不随便受伤,不随便生病,加强锻炼,注重养生。

1977年,吴邪出生了,那一年,张启山67岁了。

吴老狗知道张启山等那么多年等的就是这一刻,所以在吴邪才六个月的时候,不顾儿子儿媳的反对,把吴邪给张启山养。

吴邪六岁了,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张启山【大爷爷,你说要陪小邪长大的,你怎么能丢下小邪呢】
张启山看着吴邪【吴邪,够了,五年的时间,真的够了,我已经让自己活的很久了。】

吴邪,为再见你一面,我不敢让自己随便就死掉,为了再见你一面,我让自己活了那么久,见到你后又贪心的陪在你身边五年,真的够了,吴邪。

启邪小段子(四)

等,最终张启山还是等到吴邪了。

齐铁嘴问张启山【佛爷,那么多年您是怎么熬过来的?】

张启山边喝茶边说【一开始,我以为把心思放在战争上,便可以忘记,可就是忘不了,我就这么撑到了战争结束,后来我想,我都等到和平了,再等下去又何妨?】

齐铁嘴诧异的看着他【佛爷,您觉得值吗?】如果不回来,那岂不是等一辈子。

张启山笑眯眯的,不说话。(不值得我等他干嘛。)

“后来,我还是没放下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作者: 三禾君

背景音乐: 花开那年

收到C先生结婚的新闻推送时,L先生正在阿尔卑斯山的半山腰吃早餐,窗外白雪皑皑,L先生抿了一口咖啡,关掉了手机的声音,很快,所有的APP都开始推送着这件娱乐圈的盛事,连某宝都趁机推送了一份婚礼省钱清单。Y女士的微信夹杂在其中弹出来【嗨,还好吗?(微笑)】,L先生四个小时后,发给她一张明媚的雪山和自己在风中拍摄镜头的囧样。C先生宣布结婚了,曾经的国民CP,恰好在世界的另一个洲,隔着印度洋、地中海、和七个时区的地方。好不容易趁空挡上线刷了会微博,排山倒海的@中有个特别扎眼的头像(十年之约,你还记得吗),好像在遥远的当年是有过,那时他们一年多少还会同台一次,在一线卫视的跨年倒数之前,两人无意眼神交汇,彼此点了点头,却正巧是主持人说到十年之约的地方,这一切被粉丝拍下无限放大,连L先生都是回看了节目才隐约想起那时主持人在旁边说的话,音响太吵,舞台太大,他从未往心里去,看的人却当真了。

女人总是特别的敏感和多疑,比如Y女士,比如那个还未换头像的粉丝,其实他和C先生正面、直面、侧面、肯定认真不容置疑的回复过无数次,她们依旧不相信,他们只是在千万年之间,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了一个合得来的普通朋友,仅此而已,嗯,是的!L先生承认,有人天生就会气场相合,一个人就闪闪发光,两个人简直交相辉映,衬的别人自动远离。

结束拍摄了,时间还早,L先生哼着歌打算去温泉泡泡,生活助理正在看C先生的旧作,漫长的镜头里,破了的塑胶水杯,缓缓渗出透明的水,或许是刚刚失恋的助理小姐哭湿了一地的餐巾纸,低地的念了一句【男人都是说着还爱你,却可以和别人在一起的坏东西。】L先生拿起自己的浴袍,轻手轻脚的关上了门。

走不完的长巷,原来也可以那么长,跑不完的操场,原来小成这样,他哼的兴起,却想不起这是何时何地何人所唱,池子里只有他一个人,热气蒸出了脑海里这些年捕风捉影的事情,片酬,番位,数据,还有隐秘在最深处,那个只属于他的~将落未落的吻。助理小姐忽然抱着艾派冲进来,挂在脸上的泪痕说明她还未从电影里缓过劲来,【老板,你说~是不是总有人无论多努力也无法和爱的人一起白头?】
【你不应该这么想。】
L先生平静的回答她【你和他一起白头了,只是天各一方。】

那个十年之约他从未当真过,那个拥抱却是真真切切的,有的人爱过,却没有等到回应,有的人爱过,却没有说。

后来的后来,有人想通了,也有的人,没有放下过,有首歌里是怎么唱的,“我们相爱过,想到就心酸。”

原文LOFTER:http://76comet.lofter.com/post/1cbab05e_999baa3

启邪小段子(三)

吴邪离开有两年了,张启山依然会想起他离开的那一刻,他看着自己时的那个眼神。睡觉前,张启山想,吴邪,如果我知道没有你的日子会那么痛苦,我一定不会让你离开。吴邪,我好想你...

第二天醒来,看见一直想念的人儿,张启山俗套的说,【我还在做梦,呵~吴邪,梦里有你,真好。】【不是梦,张启山,我回来了。】

启邪小段子(二)

张启山依旧一脸冷漠的看着无理取闹的吴邪,等吴邪闹完了,就抱着他上楼哄他睡觉。

齐铁嘴饶有兴趣的看着张启山一系列举动,对着正从楼梯上下来的张启山说【佛爷,您真行,小佛爷这样闹我都受不了了。】

张启山看着齐铁嘴说【当失去的痛大过拥有的累,你也会这样。】

启邪小段子(一)

一天,副官见自从结婚后一回家就找吴邪的张大佛爷竟独自一人,于是...

【佛爷,夫人呢?】

【...副官,吴邪他一个人站在天井里仰着头不理我。】

【佛爷,您不会又惹夫人生气了吧?】

【...不知道。】

(天井里)

【夫人,您一人在这里四十五角仰望天空,是否有什么心事?】

【管家伯伯,你快点来帮忙,我流鼻血了!刚才张启山在这里来来回回走了三遍,光卖萌也不知道帮我去拿纸巾!】😂

C先生宣布结婚了

在C先生的婚礼上,有人问L先生:“是不是总有人不论多努力,也无法和爱的人白头?”
L先生看着C先生轻声道:“你不该这么想,你和他一起白头了,只是天各一方。”L先生不知道自己是在回答那人的问题,还是只想告诉自己,那人终是不属于自己。









(是啊,我们从此天各一方,你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幸福,而我,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忘记)

“爱你就会变成你”